⭐️本平台大量邀请,集团,公司,商家,个人,小记者,强势入驻,菲要趣只做优质的自媒体⭐️
    • 中文
    • 繁体
    • Englisn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菲侓宾当地人的日常生活

      菲侓宾当地人的日常生活

        听听一位外派到菲律宾的工程师如何了解当地人的生活日常我们都知道,菲律宾是一个很有亚热带风情的岛国,那么在菲律宾做工程有哪些需要了解的呢?接下来就是一位外派到菲律宾的工程师对菲律宾的印象

      有天中午,和同事一起出门办事,中午挑了一家餐厅,网上搜了介绍,是卖披萨的,结果进去一看,菜单丰富得多。我点了份烤肋排,同事点了个汉堡。等上菜的时候看隔壁桌八个菲律宾人,一人一碗拉面,更兼两盘寿司,欢声笑语,吃得无比愉悦。

      同事本就爱吃拉面,看隔壁桌吃的这么开心,更是心痒难耐。上菜后,肋排吃完,还不尽性,我决定再点份烤鱼排吃看看,顺便怂恿同事,让他在点份拉面吃。

      同事大概被隔壁桌的欢乐打动了,也没多想,便再点了拉面。等到拉面上了,汤喝一口,面一挑,眉头就皱了起来,说这面不行,汤更不行,这顿亏了。我笑着安慰他,毕竟菲律宾人吃什么都一样开心,被骗真是太正常了。

      作为一个已经在菲律宾待了两年多的工程师,我想写写我看到的菲律宾。

      蟒蛇,毛蛋,免费的水果

      菲律宾的食物,说实话,要写三百字都有些困难。

      做法就三种,炸,烤,刺身凉拌。菲律宾人的食物主要也就三种,猪、鸡、海鲜。

      但一说到Balut,稍微一描述,就有人心里会发毛。这个食物叫“毛蛋”,就是没有成功孵化的死蛋,蛋里面有还没成型的胚胎。毛蛋是分天数的,15天,20天,25天,我一般看到人吃的,都是15天,毕竟还没那么像小鸟,心里更过得去。

      吃毛蛋是有步骤的,首先你要观察这个蛋,找到蛋的顶端,就是藏着空气的地方,找到后,轻轻的敲出一个口子,把口子的蛋壳敲掉,然后把蛋里面的汤给喝了。据说这汤非常的鲜美,可惜我还没能尝过。

      喝完汤,就要吃蛋了。最正规的吃法,是剥掉一层蛋壳,先撒点盐,然后弄些当地泡了辣椒等调味料的椰子醋倒在蛋上,然后把那层露出来的蛋给吃掉。吃完再剥下一层,再重复一次。剥的过程要小心,可能汤汁还没全被喝干,要随机应变,随时把嘴凑上去喝汤。

      很多人吃的时候,为了不看蛋的情况,都是在黑暗里吃,这样吃得更心安理得。小心翼翼,吃得讲究好像绅士,看着画面,却仿佛野蛮人茹毛饮血。

      菲律宾算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国家,路边就能采摘到各种各样的水果,最常见的是椰子,是他们的第一目标。椰子树太高,不好爬,有时施工需要,会砍阻碍施工的椰子树,工人们就跑去拿椰子,掏出出砍刀来,三五刀就砍出个口子,能大口大口的喝椰子汁。椰子汁喝完,再把椰子砍成两半,把椰白全都掏出来吃了。这还不够,椰子树顶端的树干中心,也是白色的,我怀疑就是椰白的来源,他们也要取走,说回家可以做菜吃。

      除了椰子,另一个常见目标就是芒果了。路边随处可见结着青芒果的树。他们若是有工具,比如摊铺混凝土用的像又长又大的扫把一样的东西,他们就会高高举起,将芒果击落,然后欢天喜地的去捡来吃。若是没有,就是考验技术的时刻了,你会看到石子乱飞,芒果被砸落,不得不说他们还是有一定准头的。

      除了水果,还有动物。

      比如说挖掘机挖水渠的时候,若旁边是农田,就会有青蛙或是田鸡蹦跶起来,这时工头就会拿好石子,瞄准,将它击晕,然后装进开了个孔的一升装可乐瓶里。这是他们工作最有积极性的时刻,认真的指挥操作手开挖,随时停下,好将青蛙捡起,有时挖一道沟就能装满半瓶。

      另一个常见的动物,是蛇。

      每当挖掘机挖山的时候,就容易发现蛇。挖掘机可以说是我们工人觅食的最佳助手了。每当挖山时,工人注意力都很集中,因为说不定哪一斗下去,就会有蛇的踪迹。一旦发现了蛇,工头就会拿着砍刀上前,抓住蛇,然后踩住蛇头,直接砍下,放在一旁。若是后面有空,就当场扒了皮,放进塑料袋里,没空就带回去处理。晚上就把蛇切段,爆炒,带些辣味,当下酒菜。

      不忙的晚上我会跑去工人们的住处,蹭上一口蛇肉,和他们聊聊天。和蛇搭配的一般都是当地廉价的白兰地,几块钱人民币一大瓶。一口白兰地一口冰水,再嚼上一段蛇肉,看着电视里的电影边开玩笑,这就是当晚的娱乐活动。

      听同事说,有次他们抓了一条手臂粗的大蟒蛇。可惜那时我在休假,没能一饱口福。

      斗鸡狂热

      菲律宾男人最爱的两项运动,应该是篮球和斗鸡。你可以在这个国度的任何一个角落找到篮球架,可能是自制的,可能只是木头搭的,简易,廉价,但是打篮球的乐趣没有减少分毫。相比之下,斗鸡可算是一门极为昂贵的运动了。

      很多人把钱花在了赌博上,每当到了斗鸡的日子,有养斗鸡的人就会抱着自家的鸡去斗鸡场比赛。每场比赛,组织者会根据参赛人往年的战绩和鸡的状况,给出个赔率,其他人对此下注,然后观看斗鸡比赛。

      这样的比赛快速而残忍,为了缩短对决时间,鸡的脚上都绑着刀片,几秒钟割喉制胜也不是不可能,最长的比赛,也长不过一分钟。站在能容纳五六百人的斗鸡场外面,你听他们的呼喊声就能知道比赛的长短,声浪一起,比赛开始了。声浪一停,比赛结束了。

      培养斗鸡,也并不是简单的活,需要每天给喂养激素,也要有一定的训练。激素有多贵呢?这么说吧,斗鸡的伙食费高于当地人的伙食费,赛场上的气势汹汹,鸡血里的暴虐好战,都是拿钱喂出来的。这种鸡都要拿绳子绑住腿,不能让它乱跑,否则跑了就是混世魔王了。若是两只斗鸡相见,不需要任何交流,翅膀张开,头向前伸,大战一触即发。

      同事曾去玩过斗鸡,他咋舌的发现,有公司的工人把自己半个月的工资都扔了进去,不带半点犹豫。就连我们的当地工程师,平时没事在车上时,都要盯着斗鸡视频看。另一位当地工程师索性整出块场地,养了几十只鸡,优胜略汰,选出种子选手去参加比赛。同事去斗鸡专门挑我们工程师训练好的鸡下注,结果连赢三场后得意忘形的把所有钱押在最后一只鸡上,血本无归。

      好在同事还算家底厚,还承受得了,倒是跟他一起下注的那些当地人,不知道第二天还有没有米下锅了。

      five-six,负债的菲律宾人

      当地盛行的高利贷被称为“five-six”,意思是借五百元,过一个月,还六百,月利率百分之二十。大多数借钱的也都是穷人,没有财产,菲律宾银行都较为保守,信用卡发放都极为谨慎。

      我们公司办公室的菲律宾员工L就打起了这个主意,给我们的工人放贷,月利率百分之十,大家都开心,你在领工资,也不怕你跑了。所以每当发工资那天,办公室里面在发工资,L则站在办公室门口,她收利息帐。

      借钱,可以说是菲律宾人的日常了。

      菲律宾人的钱,总是不够花的。比如为了他们的圣诞节,我们特地把第十三个月的工资和圣诞前一周的工资一起发给他们,让他们能开开心心过节。然而两天圣诞假期之后,工作了四天,他们又想要领工资了。为什么呢?他们会笑嘻嘻的回答你,工资已经花完了。

      若是在马尼拉,或许你会更错愕,马尼拉的购物中心极多,不仅大,而且豪华,置身其中,你或许会以为自己到了北京上海,又或者是纽约,琳琅满目的奢侈品品牌让你觉得这是一个发达国家,虽然当地人一天的工资,可能不到30人民币。

      每个发薪日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总是会有些工人无故缺席,我们也习以为常了,因为,工资还没花完嘛。再过一天,工人就都回来了,嗯,一天不够花完工资,那两天肯定够了,而且工资不花完,是绝对不上班的。

      我还记得去年的圣诞节,我们公司给工人们放了假,那天的营地里空空荡荡,保姆也回了家,菜也要自己做了。

      唯一还在营地里陪着我们的就是门口的保安,有人来访的消息就是他转达的。来访的人算不上客人,其实是营地里拌合站的工人G。

      他应该有四五十岁了,脸上藏不住皱纹,胡子总也刮不干净,有着比古铜色更深一些的皮肤,肚子有些微凸,穿着松松垮垮的背心,及膝短裤,脚上踩着一双拖鞋,算是当地人的代表形象了。虽然G英语不大好,但是算是当地人比较勤劳的,不会偷懒,大家对他的印象都很好。

      看到G来营地,大家都比较奇怪,毕竟营地放假已经好几天,那些天半夜街上都是醉鬼横行,一般菲律宾人都在筹备跨年了,离上班也还有些天,这时来营地,看着脸上难得的难为情,大概只能是有事相求了。

      经过保安的翻译,原来,是他的小女儿病了,想找公司借些钱,为小女儿治病。小女儿的病因有些奇怪,在他的描述里,原因是汽水喝多了。G平时干活认真,遇到这样的困难,我们就当他预支工资,我们借给了他三千比索。仔细算算,其实三千也不过是他半个月左右的工资,但是他都拿不出来了。

      当地人遇到生病或者车祸这类意外时,往往没有足够的储蓄来应对,甚至可能毫无储蓄,这是由多方面造成的。

      而面临缺钱困境时的解决方案,少之又少。

      带娃爸爸,单亲妈妈

      七点三十分,上班的时间到了。

      我走到打卡机前,把报到卡一张张检查过去,发现有个工人没有报到。

      那是一个焊工,二十五六岁,大概一米七的身高,在菲律宾人里算高的了,瘦长的身材和大多数将军肚的菲律宾男人有着明显的区别,没结婚的话,该有不少女孩子喜欢。最近因为工程需要,前两天紧急招的,没想到才过了几天,就缺勤了。

      问了办公室的所有人,都说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来,也没有提前打招呼,奈何今天的工作没有焊工不行,只能让秘书给他打电话。

      电话第一个没接通,第二个才被接起来。

      问起为什么没来,焊工的回答让我们都有些诧异。“我需要在家带孩子,没办法去工作。”我们想了想,提出让他把孩子带过来,办公室的人帮他带孩子,让他去工作,他同意了。 过了半小时,焊工牵着女儿进来了。小女孩黄皮肤,带着发卡,穿着公主裙,干干净净,和一身脏脏的旧衣服的父亲形成了两种不同的画风。进了办公室,小女孩睁着大眼睛打量四周,一只手攥着爸爸,一只手抱住爸爸的腿,我们逗她,她不懂英语,不回应,只是抱着爸爸的腿看着我们。我们问焊工,女儿几岁,他说五岁了。

      焊工把女儿的手交给我们办公室菲律宾员工,一个还没二十岁的姑娘,蹲下来和女儿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就去工作了。那天办公室事情不多,我们就让员工带着小女孩去食堂看电视去了。

      休息时,和菲律宾员工聊天,问起焊工为什么忽然要带孩子。他们说,焊工的女儿一直是由丈母娘照顾的,他的妻子去其他国家打工了,好几年没回来了,好像也还没有回来的意思。他昨天和丈母娘为了些事吵架了,丈母娘就要求他把女儿领回去,临时他又找不到谁能帮忙带孩子,便只能自己呆在家里,照顾女儿,没法来上班了。

      等到下班时分,小姑娘先被带回了办公室,她就安静的坐在椅子上,观察眼前的桌子,好像有什么玩具在上面一样。焊工过来打卡,她就从椅子上跳下来,跑过去抓住爸爸的手。焊工一把把她抱起来,坐在手臂上,亲了女儿一口。打完卡,他就抱着女儿回家了。

      这里的婚姻因宗教而变得复杂,因为天主教,菲律宾法律至今没有离婚这一选项。这没有让婚姻变得严肃,反而变得犹如儿戏,一纸婚书失去了意义,许多人登记之后,还是会分居,会找到新的伴侣,重新组成一个家庭。

      新的家庭没有办法进行婚姻登记,但是人人都认可这样的事实婚姻。每个营地也有不少单亲妈妈,她们大多才二十左右,甚至不到二十,孩子都已经会走路了。孩子的父亲往往是男友,准确的说,是得知女方怀孕就跑路了的男友。

      根据官方数据,2002年,15到19岁的女性已经有孩子或者已经第一次怀孕的比例为6.3%,2013年则为13.6%,2015年则有所下降,为10.1%,然而值得一提的是,这十分之一里有超过18000名少女在20岁前生下了第二胎。

        她们也疼孩子,却不会小心翼翼,她们不会避谈那个失踪的父亲,或许曾经痛苦,但是当问及时,她们说出口就像我昨天吃了个冰淇淋一般寻常。有的男人跑了,会又再度出现,有的男人跑了,就再也不回来了。对于她们来说,大概都不重要了,神色里,都是“管他呢。”

      曾经在菜市场遇到一个摆摊卖菜的女孩子,大概二十二三,英语挺好,两个孩子一个七岁一个四岁,孩子的爸爸呢?她说的是不知道跑哪去了。

      她和许多菲律宾人一样,爱开玩笑,生冷不忌。我同事每次去买菜时,她都会喊她七岁的小女儿过来,那是一个害羞寡言的小女孩,和母亲的大方健谈完全相反。

      喊女儿过来,只是为了拿女儿调侃我的同事,每次都会对女儿说,“来,女儿,跟爸爸打个招呼,跟爸爸打个招呼。”

      小女孩在那边不搭理她,自己玩自己的。

      同事可能为了缓解尴尬,夸了一句,“你女儿很可爱。”

      她很可爱,那她妈妈呢~”她吊了吊胃口,“当然是更可爱啦~”

      广东省·广州市
    • 0
    • 0
    • 0
    • 4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