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平台大量邀请,集团,公司,商家,个人,小记者,强势入驻,菲要趣只做优质的自媒体⭐️
    • 中文
    • 繁体
    • Englisn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那个到菲律宾工作,被关在小黑屋里的人

      1 在菲十里不同命

      今年1月,一个关注了菲律宾的鱼的人在我休假的时候为我接机,他帮我定了酒店,我们一起吃了饭。

      2月,他们公司从国内搬到了马尼拉,趴赛的魔方3。

      3月有一个人加了我,他叫阿飞,说了自己很多经历,说自己需要赔付九千,问我能不能接他,我接不了,我只能赔付五千,我问魔方3的朋友能不能接,他说可以。

      阿飞去我朋友公司上班了。

      阿飞从天天找我牢骚,变成了天天感谢,如同吃饭一样,按时按点。

      他什么事都给我说,开心了给我分享,不开心了也找我诉说,他想在宿舍养一只猫,英短,我第一次知道这个猫是个什么品种,网上说要一千多块人民币。

      我说这猫真贵。

      阿飞说不就是一千块钱吗,喜欢就够了。

      短短一个月,从最初的绝望变成了这么活泼,他所在的那栋楼和魔方3也只是二三十里的距离,他说很多人和他之前一样,对菲律宾失去了信心。

      而让他不开心的原因居然是追梦,他想画画。

      我一脸懵逼。

      这是我第一次接在菲律宾的人,虽然不是来我公司,但也是被我送出去的。

      我朋友说好处费之后给我,我说不用,他说要给,我说不用。

      朋友让我去魔方3上班,提出了很好的条件,条件,而非待遇,可以自由上下班,买一部相机给我拍照写文,之后做论坛在他们的广告网站帮我宣传。

      我还是拒绝了,他问我是不是不在乎钱,其实朋友就是朋友,去了就是多一个老板,少一个朋友。

      毕竟级别不够嘛。

      接了阿飞,让我看到了阿飞的喜悦,从一个公司跑到另一个公司,却有了换了一个世界一样的喜悦。

      所以我想看到更多人的喜悦。

      2 小黑屋里的人

      4月,地震前,有一个人加我,他在拉斯皮纳斯上班。

      他说自己被开除了,需要赔付九千,问我我公司能不能去帮他赔付,我说我公司只能赔付五千以内,他说他找家人借四千,然后让我拿钱帮他赔剩下的五千,问我好不好。

      我说:好。

      他说:我在小黑屋里,你能不能今天就过来带走我?

      我说:为什么在小黑屋里,你是不是犯错了?

      他说:没赔付之前,公司害怕我逃走,一直要关在小黑屋里。

      我说:你没护照,公司为什么要怕?

      他说:害怕我去补证件回国,可是我有欠债,我不能回国,我想在菲律宾好好做事。

      我问:你是不是被卖了,为什么要赔九千?

      他却问我:你们公司被开除或者不做了要赔多少?

      我说:不满半年赔付五千左右,一般五千五以内。

      他说:我是直招,拉斯皮纳斯这栋楼规定就是这样,机票两千多,门牌卡七百,生活用品一百八,签证两千七,旅游签证一千,旅游签证续签六百,行政接机三百,保关一千,回程单一百七……

      我说:门牌卡一般都不要钱,生活用品不要钱,旅游续签不要钱,行政不要钱,需要赔付的只是机票、临时工签、旅游签、保关,机票便宜的话只需要赔付四千多。

      他说:这边整栋楼都是这样,小黑屋里还有两个人,另两个需要赔付四万。

      我说:我一会儿就去接你!

      给我老大交代了一下,我就和行政还有司机去了传说中的‘农村’拉斯皮纳斯。

      那是一栋十层的办公楼,方圆十里再无一栋十楼高的大厦,我第一次见到这座闻名已久的地方,我心想,怎么会有人选择到这种地方上班?

      那边的人事给我们俩拿了临时工牌,带我们上楼赔付接人。

      他在八楼,我见到了他,脑袋好像刺猬,头发一簇一簇的黏在一起,身上的短袖居然也可以皱皱巴巴的,通过他公司人事,我知道了他就是我要接的人,因为手机不在他身上,除了找下家的时候他可以拿手机,用完了要被人事收走。

      3 那一跪让我羞耻!

      电梯口有一个放垃圾的小房间,小房间的门口有一张铁质长椅,他告诉我那就是他呆了四天的地方,我问他为什么不早点找公司赔付然后离开。

      他说护照还在办理工签,没回到公司,没赔付前要一直在小黑屋里。

      我和他说了几句话,小黑屋的门开了,八平米左右的小房间,一半位置被黑色的大垃圾袋占据,另外一半地面上放着拆开的纸箱,这就是小黑屋里人的床。

      第一次接在菲的人,一手交钱,钱到给护照,我拿了护照,出了他们办公室,身后有人叫我名字:安森,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我以为还有什么程序没有走完,回过头却没有看到办公室门口有人,再一看,小黑屋里有两双空洞无神的眼睛在看着我。

      两个月过去了,我早已忘了他们的样子,但清晰的记得他们的身形和轮廓,还有带火的目光。

      火!不是怒!不是恨!不是怨!不是追梦少年眼中的奋进与追求!

      那是无助的火!惊慌的火!期盼的火!绝望的火!伤心欲绝的火!

      第一次,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这样的目光,带着我之前想象不到还有这样一种带火的目光!

      我感到震撼!

      你能不能来一下……其中一人又说。

      我看了看他们的人事,和我要带走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我名字,也不知道他们找我要干嘛,聊天吗?用这种带火的目光和我聊天吗?

      我走了过去。

      一个人说:我在他手机的公众号里看过你的文章,你是好人,能不能也带我走,帮我赔付一部分?

      我问他要赔付多少,他说四万!

      我问为什么这么多。

      他说:我是从阿拉棒过来的,在那边被开除了,拉斯皮纳斯的人事说可以帮我赔付,人事帮我赔了八千多,我在这里做了两个月,第一个月是有半个月工资,给了三千,两周前奶奶重病,快死了,我想回家,但是这次要赔行政接人三百,工牌七百,临时工签两千七,生活用品一百八……

      我心想加起来一万多,多出来的两万是哪里来的,我说:这是一万多,为什么要赔四万?

      他说:我辞职,第二个月的工资公司说不给了,让我赔一万二,一个办签证的说可以帮我办旅行证回国,但是我去了大使馆,被办签证的出卖了,公司发了悬赏,谁报出我的行踪,就给谁两万五,我公司的人把我抓回来了。

      我又一次大跌眼镜!

      在这个圈子这么久,五年多了,我从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我为之前有人加我诉苦我就觉得烦而感到羞愧,我只是认为人各有命,我无权去安排别人的命运,别人的事情与我无关,做好自己,做自己该做的,做好工作心得,让大家都抱着真正的工作心态来菲律宾,这就够了。

      但我在自己越来越如鱼得水的时候,在满心思自认为普度众生的时候,却根本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过的。

      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什么样的视频都见过了,好的不好的,都见过了,视频和传闻,早就已经变成了视频和传闻,不在生活里,不在身边。

      我听过小黑屋,见过视频国人被公司打,我一直把视频就当做视频看,我真的很冷漠。

      我很想帮他,但是能帮几个,我没多说话,安慰了几句离开了,在他们面前我很不安,我一直拿人各有命这句话在劝慰自己。

      等电梯的时候,我们几个人都没说话,保持沉默,走廊里的喧闹声让我觉得多了一份安全感,这里很多人,不只是我和小黑屋里那带火目光的对视。

      我想尽快跑出这个让我压抑的地方。

      吃饭的时间,电梯挤满了人,我们还要再这里等。

      ‘安森,他们跪下了!’突然,我身边的人对我这样说。

      4 万家灯火中,热泪盈眶

      电梯终于来了,而且来了好几次,前几次电梯里挤满了人,这次终于可以进去了。

      进去,锁在电梯狭小的空间里,呼吸变得顺畅了,又在刹那间感觉有巨石在胸腔内翻滚。

      我们三个人很安静,谁都没说话,我看到被接走的兄弟眼中的血丝在走出大厦后似乎在瞬间消失了。

      他的眼中带着重获自由的柔软,我不知道他的性格怎么样,但是在那一刻他眼中尽是柔和。

      在接他之前,听到他说小黑屋里故事的时候,我立刻做出决定来接他,我们不认识,第一次加好友,我不屑一个赔付的任务,对我来说简直懒得跑这一趟。

      来这里,只是为了想看看传说里的小黑屋和里面的人。

      但是,我们的公司虽然不在一个市,我在趴赛,他们在拉斯皮纳斯,但都属于马尼拉,不同的一个市,相隔也不过二十里,却好像解开了另一个世界。

      我一度感到后悔,我排斥这样不公平的遭遇,排斥,很排斥!

      第一次见到小黑屋,见到那惊慌失措到喷火的目光,第一次有人而且是根本就不认识的人对我下跪。

      这真神奇,可笑!可怜!可恨!可耻!

      可恨可耻的是门牌卡居然要七百,阿拉棒到拉斯不过十几分钟的路居然也有接人费,本公司开除了人,人事在为他找下家公司的时候,居然还收了介绍费!可恨可耻的是,做了一个多月,最后一个月工资居然不给他们!

      行政和那个人一直在聊天,我知道了小黑屋里另外两个人的故事,他们俩在一个公司,一起想要逃出那个公司,找了那个办签证的人,一起被抓……

      从前有人,对我说,我会不会来到菲律宾,工作很久了,却见不到菲律宾的样子。

      我都说来了就要安静工作,先把自己稳定好,过半个月之后在想着玩,要不然心就会乱。

      所以我的人,都是很安静的工作,都是很稳定的工作,因为这个工作根本不难,难的是心有没有飘走!

      我沉默了很久,好像是的,很久,我对他说晚上出去吃饭,带你看看马尼拉的夜景。

      那天晚上,我和行政还有他,又来到了那个我经常一个人喝酒的天空酒吧IM。

      还是那个站在顶楼可以看到地面和天空都好像布满星辰的半空里,还是那个傻乎乎的DJ一个人在矮一楼的楼顶晃膀子。

      我热泪盈眶 想过的快乐

      我看着他,他埋头吃东西,不说话,然后哭了。

      那晚夜色很美,星空浩瀚,遍地灯火。

      棒棒响的音乐中,IM顶楼温柔的风里,他无心欣赏夜空,亦无意感受清风和音乐,吃着喝着,他说自己想过的快乐一点。

      5 再也找不回的尊严与梦

      他知道我去接他,是想听他说故事,但是那时候我已经不想听了,我后悔见到那些事情,更惊悚于从小黑屋前走过面不改色的人群。

      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音乐中,他压低声音却吼着一样对我说:‘那两个人,已经被关十四天了,他们说,他们已经喜欢上了小黑屋,喜欢上了黑暗。每天,他们老板上班的时候,都会有一个菲律宾人带他们两个下去……带他们和家人视频,对着视频,让他们家人看着,打他们,要钱……钱给了,就放她们走……

      其实菲律宾人很好,在小黑屋里,我感觉菲律宾人很好,坏的只是中国人!他俩对我说,菲律宾人打他们,只是装装样子,让他们家人看到,去同情他们,赶快凑钱,让他们离开小黑屋……

      他们俩说,很希望菲律宾人真正的用力去打他们……菲律宾人也只是给中国人打工,他们都有家庭,也不是外面混的……

      现在,他们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他们出事了,整个村的人都在筹钱……哈哈……他们出名了……

      那边人事也是倒霉,刚接触这个行业就到了那边做人事,那个公司十几个人事,两个坐过牢,其他一半有负债,辞职的话需要赔付一万多,他们也是身不由己……所以我不怪他们……’

      我看着他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不擅长安慰人,女人我都不会安慰的,让我去安慰男人,从哪下手?

      我只能找话题,我说他们叫什么?

      他说:那个矮个子叫张小花……

      我说:啊?

      他说:张小花……菲律宾名字……

      张小花,艺名,和安森一样

      其实,很多人的名字我都叫不出来,只记住了一大堆的英文名,小名,外号。

      我觉得这是一种尊重,我也几乎不会给人备注他们的本名,这是一个人事最基本的道德。

      从前,有一个我新招来的女同事,我看到她在复制别人发的护照截图,我问她在干什么,她说别的公司人事让她帮忙曝光一个逃票的人,把他护照信息发出去。

      我问:有什么作用?

      她说:让大家都知道他。

      我问:有什么作用?

      她说:这个人,人家人事让他帮忙带两千多块钱的化妆品,但是他没去公司,逃票了。

      我问: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又说:你怎么知道这个人拿了他的化妆品,你怎么知道不是因为这个人惹了那个人事,所以人事这样恶心别人?

      她说:以后不会了……

      除了恶心,有什么用?

      让人恶心,使自己快乐?

      快乐如此简单吗?

      做了这么久人事,我没被跳过票吗?我的曝光力度比谁的小吗?我报复过吗?

      大家都有追梦的权利,有自主选择人生的权利,你无权干涉,亦无权打扰,每个人都一样,即使老板也有被爆头的时候,假如有一天,个人照片和信息到处曝光的是你,你该感到多恶心?

      别忘了自己的使命,别忘了自己对父母的承诺,别忘了自己的追求。

      可能,很小的一个不正当举动,就是你沉沦的开始!

      不要和任何人争,因为那是降低自己的对追求的标准!

      6 无奈的人,漂泊的鬼

      不和任何人争,那是降低自己的追求标准。

      是啊,这个圈子就是这样,花臂满街光,背着负债辛苦工作,脸上都是身不由己,脸上都是无可奈何,都是冷漠,笑亦冷漠。

      你干嘛争?干嘛融入其中?

      身在其中,置身事外,逍遥自在。

      想要逃离菲律宾的人也不少,他们都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你喜欢菲律宾吗?

      我说:喜欢,在国内的话,我哪有东西可以写,哪有人会去看?我写过八百多万字小说,却没多少读者,菲律宾弥补了我这个遗憾。

      那天之后,我看过一个聊天记录,某大厦,两人一个需要赔付八千+,另一个需要赔付九千+,九千+站在顶楼阳台,对八千+说来生再见,八千+说很高兴认识你,九千+回答我也是。

      几句对话,将我本以为已站在局外的心狠狠扯了出来,世界上突然没了别人,全消失了,只有他们无助的脸,绝望的眼,软下的膝!

      我以前拒绝和那些遭遇坎坷的人接触,因为无能为力,也不想去为他们曝光什么,因为证据不足也毫无意义,只会让我一个月甚至更久去消化对方传递给我的痛苦。

      所以我改了,再不去写曝光文,改成工作心得文,改成社会现象文,不去针对任何一个人来写一篇文。

      从那一天开始,心思乱了,不知道怎么写,写工作心得也是写,却窝囊,因为不知道有没有存在的价值!而且,又有多少人会把那些文字不当做软文的去看?

      从前,我也知道,许多人走过错路,就算一再走错,但是并非十恶不赦,最终也是选择靠双手、靠自己去弥补,不然大家也不会再菲律宾相遇。

      可是也正如那个聊天记录所示,很高兴遇到你,只是在不应该待的地方相遇了。

      7 :少年,你何时归

      走在他国,被人牵挂,我们每个人,身后都有一双双眼睛,温柔的眼睛,不同于菲律宾的眼睛。

      那个被关在小黑屋中需要赔付四万的人,那个站在楼顶身背巨债的人,那些视频中被电击、被砸手、被围打的人。

      也有人为他们祈福,为他们牵挂,为他们期待。

      期待着为他们叫好!呐喊!鼓掌!

      我不是一个人,我有家人,有朋友,我的家人以我为骄傲,我的朋友对我的话言听计从,我们希望彼此过得好,走得顺。

      他们也一样,有家人在他们一蹶不振的时候,或许用极端的语言去鞭策。

      在他们做出重大决定的时候忍着泪往心里流的放手让他走!

      他们心中不安,嘴上对子女的未来表示堪忧,但为儿女准备了千言万语,就为了在他们站起来的时候送给他们。

      可能老人不善表达,于是无法言语,最终只给了子女一个肯定的眼神,一句温心的问候,一顿曾经吃腻了但是忘不了的饭菜。

      这却是给我们最大的鼓励,是我们踏破一切阻碍的动力!

      所有我能想到的美好画面,在他和他们的世界里已经支离破碎,大家体无完肤,尊严尽毁!

      黑公司,小公司,刚成立不就的公司,刚做管理不久的泥腿子们,你们给了他们这样惨重的遭遇,这是一把铁锤,砸碎了一群人的心!

      让老人的最初送子女出国时候的不安,变成绝望!让期待子女成长,变成希望子女活着回家!

      后记

      遇到阻力的时候,其实是一个人再次成长脱变的时候。

      有了梦想,有了阻力,有了一贫如洗,想要的生活似乎遥不可及,很多时候却又让人充满动力,未来近在咫尺。

      来到菲律宾,大家似乎在金钱中狂欢。

      但是所谓金钱,又有多少呢?

      一万?两万?三万?五万?

      朋友,你真能月月五万吗?你TM好好说!

      而且你赚多少钱,你都不开心,因为你嫌少,因为你花钱如流水。

      但是我非常清楚,在你嫌少的时候,你的家人非常的知足,他们知足的不仅是你给家里多少钱,更是你有了独立生存的能力。

      但是TM的又有多少人让家人真正开心了?

      再后记

      除了趴赛和马卡提,别的地方都别去。

      因为趴赛和马卡提这两处地方,遍地是办公楼,上下班时间你可以看到无数的中国人。

      公司和公司之间可能不认识,但是都在默契的维持着自己公司的和平气氛和环境,一个公司不好,可能在半个月里就传开了。

      所以公司都不会太过分,甚至会越来越好。

      但是偏远的地方,阿拉棒和拉斯皮纳斯、卡加延,这些在许多菲律宾华人眼里都只是传说的地方,不要去!

      因为那些地方过于偏僻,方圆几十里只有那么一栋办公楼,如马卡提和趴赛一样,大家都保持着默契,本楼名声不好,在外人眼里也只是听闻,太多的人没有亲眼见过,所以本楼如何管理,如何罚款,如何打人和囚禁,与别人无关。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本楼就是本楼!

      广东省·广州市
    • 0
    • 0
    • 0
    • 9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Return to TOP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