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平台大量邀请,集团,公司,商家,个人,小记者,强势入驻,菲要趣只做优质的自媒体⭐️
    • 中文
    • 繁体
    • Englisn
  • Register
    • 查看作者
    • 蜘蛛王皮鞋出国开厂的故事

        朋友徐兄来莞找工作,日日与其畅谈,当得知他在俄罗斯工作的经历,其中辛酸亦令我感慨不已。现以第一人称来对他人生中很是难忘的经历进行讲述,特分享给广大的打工者们,让我们一起感悟人生,珍惜亲情。

          2005年,正就职于温州市蜘蛛王鞋业的我接到总公司委派,拟带人赴俄罗斯海参崴市(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的分厂去工作。    当时中国的鞋业已呈显衰弱的迹象,温州从历史来讲都是中国的鞋都,远在南宋鞋业就开始蓬勃的发展,到上世纪二十年代,温州鞋革业已相当发达,出现了制革街、皮鞋街和皮件街,形成了手工鞋革业的完整体系,还同东南亚国家建立了贸易关系。建国后,鞋革业得到进一步发展,皮鞋成为温州名品,获取过众多的全国第一。而到了改革开放后,温州鞋革业得到空前发展,前店后厂作坊式的小厂大量涌现。但由于一些企业信用缺失,败坏了温州的声誉。渐渐世界上对中国制造的鞋子产生了不认可,更倾向于俄罗斯的鞋子品牌,于是就有一些中国商家远赴俄罗斯设厂,这样利润便高出国内一元多钱。所以蜘蛛王集团股东局开过会之后,便坚定决心在俄罗斯设厂,从大陆总厂调员工过去。我也有幸能带领一行人远赴异国他乡,开始了为期两年的封闭生活。    当时我在成型车间做主管,公司上层首先对我们开会,进行了动员,然后召开全厂员工大会,以优厚的待遇吸引工友们远赴俄罗斯去工作。无论是技术人员还是普通工人,只要愿意去俄罗斯的,便给出年薪8万元的待遇,所有生活费用由俄罗斯分厂全包,工作期间是两年。而我是主管,年薪15万,当时由于自己家庭经济紧张,又想到可以出国,自然十分高兴,也很愿意过去工作,哪怕两年不能回家一次,看在钱的份上,那也将是极大的诱惑。    动员大会开完后,公司对报名前往俄罗斯工作的员工进行了挑选,其中有严格的限制,除进行身体全面检查外,还有但凡在同一公司任职的夫妻是不能一同前往俄罗斯的,因为怕怀孕,再生小孩,这将会给公司带来巨大的麻烦。小孩如何生产,怀孕期公司又将负担一切费用,同时小孩没有出生证明,又如何签证,户口又怎么上等。由于公司是采取“海选”的方式,同时很多相爱的情侣也被迫分开,不一定两人都能同时选上,自然也种下了以后产生分手悲剧的种子。所以个别人因耐不住异国漂泊的寂寞,与另外的人发生感情纠葛的亦有之。    我将带领一条成型线过去,共计68人,而全厂一共去了200余人。我首先返回老家,在派出所办理户籍证明,证明将递交公司,统一办理签证,为期两年。我与亲人一一道别,实是难舍,特别是爱妻一人在家要抚养两个小孩,我又两年不能返家,自然是十分艰辛。看到年迈的父母已白发苍苍,在依依惜别之时,那心内情感真是翻江倒海,无以言表。内心只有一个目的,便是赚钱回家,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一行人兴高采烈地从温州出发,坐专车至哈尔滨,然后从哈市坐飞机至俄罗斯海参崴市。从此,我的生活便与祖国,亲人相切断,两年痛苦而难熬的生活也就开始了。    出行前老板曾经给我们打过“预防针”,说在国外生活将受管制,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严重,我们的两年打工生涯,完全等同于囚犯,甚至也不如他们,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工厂规定员工们不准平时外出,虽然每周周六晚不加班,周日有休息,但依然不能外出。说是海参崴市治安较乱,白天亦有开枪杀人者,为了保护员工的生命安全。其实是不想增加国际麻烦,这点现在一想也就明白了,公司在他国开设工厂,无处不是小心谨慎,其目的是赚钱,当然不是让员工来旅游,出了任何麻烦都是国际纠纷。    工厂有几道关卡,外围大门聘请的是俄罗斯保安,来应付本国治安问题,保护工厂安全,但是他们亦不能进入内部生产范围。而内部又有国内的保安。所以人们需要外出,必须提前一周向人事部进行申请,然后由人事部再统一安排,选择一个周末,而且必须是白天,大约在下午三时左右,由专人带领外出人员经过重重关卡去到城里,从工厂到城里一个大超市走路约十五分钟,然后便统一逛超市。由于工厂对工人的所有日常用品全包,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可以购买的东西。关在厂里久了,人便如笼中的小鸟,极度渴望自由,极度渴望新鲜空气,哪怕没有可买之物也想出去透透气。而且工厂规定只能逛两小时,事实上掐头去尾,也就逛一个半小时。有时无物可买,就大伙坐在那里玩,时间一到,统一又返回工厂。刚来时的新鲜感已完褪去,什么出国的自豪感已完全烟消云散了。    在俄罗斯两年,唯一到过的地方就是这个大超市!

         手机也几乎不能用,只能当作手表,上班时作为闹钟,纯就一摆设的玩艺。还好工厂可以让员工打国际长途,但限时十分钟,到了时间自动切断,两百来号人轮流打,每天也就限定十人可以打。这样算下来,一年也就向国内的亲人通个十来次电话,这真是一种煎熬,这种对家乡亲人的思念一直陪随了两年,痛苦万分。    时间一久,越来越深重的思乡之情缠绕于心,很多人已是相当厌倦,甚至心里想:这一年来的钱我不要了,白干,送我回祖国吧,送我到日思夜想的亲人旁吧,但是,这是不现实的,完全不可能。    工资是大陆的总公司直接打钱到亲人卡上的,的确分文未少,只是苦了我们这些漂在异国的人们了,万里之遥,生活在一片小天地,与世间一切封闭,就只为了这几万块钱。    我发现员工们也开始相互之间关心起来了,再也没有打架斗殴的现像,吵嘴的都没有了。在繁忙的工作闲瑕,人们更多的是相互关心,相互照料。除了能与家人通话这是最激动人心的时侯之外,还有便是但凡出货,大陆总公司老板便传真过来一份表彰令,贴在公布栏里,那心内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感觉自己的生命与公司连于一体,而且受到了尊重,表明公司也没有忘记我们这一群默默奉献的人。    工厂的生活条件相当优越,四菜一汤,住宿舒适,有暖气供应。饭堂的啤酒,以及俄罗斯的伏特加由你随意喝,不过俄罗斯的酒口感极差,实在是难喝。工厂有棋牌室,台球室,宿舍也有电视,但是很多国外的台看不懂,也都不看了。网吧没有,完全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再好的生活条件却也难弥补我们内心的空缺,那就是铭心刻骨的思乡之情。    工友们偶尔打打牌,但是没有赌资,工资是由总厂打给大陆亲人的,生活又由工厂全包了,人人口袋里没有钱。打牌失去了乐趣,于是就采取比较原始的办法来对输家进行惩罚,如,打输家一耳光,贴纸条,或者在零下十几度叫输家喝一口凉水等。    俄罗斯海参崴市的冬天来得较早,每年9月份底冬天便来临,深冬下起几场厚厚的大雪,到来年4月才有转暖的迹象。春节来临前一周,我们便需提前打国际电话向家人报平安,送祝福,而春节时是忙线,根本无法通话.    所以在大年三十,我们几百人围坐在电视机前,一起观看国内的春节联欢晚会,终于看到了祖国人民,想起国内正在团聚的亲人,无人不是内心难受,几乎人人黯然流泪,甚至一片抽泣声响彻大堂。    真是盼星星盼月亮,漫长的两年终于度过了。    在签证到期的前一月,俄当地派出所便来通知,哪些人必须准时出境。我也如释重负,终于可以不再饱受每天晚上的思乡煎熬,连做梦也梦到亲人的生活也将彻底结束,真是有一种解脱感。    在海参崴市的机场,几百号人即将踏上回国的征程,真是欢欣雀跃,大家又喊又跳,归心似箭,恨不马上回到亲人怀抱.我在俄分厂工作两年来,共计带领我的团队生产了40万双鞋,老板每双鞋获利8元多,当然除去所有用工成本之外,这样,给老板带来320万元纯利润。    我终于返回了我的家乡,再次见到久违的父母与妻儿,我感慨万千,一家人抱头痛哭,其境其情,真是终生难忘。    老板也没有食言,我如愿以偿,用两年青春和无数次思念的痛苦换来了近30万元工资。回到县城后,购置四室一厅,130平米的商品房一套,从此妻儿老小的生活也有了着落。    当我再次返回总厂后,老板提出再让我赴俄上班,我断然拒绝了。对俄罗斯我没有记忆,当陈兄提起让我讲述这一段经历时,我脑子内一片空白。既没有古堡式的建筑,也没有萧杀的西伯利亚的冬天,有的只是囚禁的记忆和大伙们在国外同舟共济的团队凝聚力。    我对俄罗斯没有一丝留恋,因为我知道,人的一生,自由至为重要!祖国最为亲切!

          徐兄,时年四十,安徽人,因已厌倦温州这个城市与文化,比如脏乱差,人们当街上厕所等,对东莞文化甚是向往,也很想融入,现在也满含激情地在求职。好男儿志在四方,祝徐兄早日找到工作,在东莞创造新的辉煌!实现新的梦想!

      广东省·广州市
    • 0
    • 0
    • 0
    • 4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Return to TOP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