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平台大量邀请,集团,公司,商家,个人,小记者,强势入驻,菲要趣只做优质的自媒体⭐️
    • 中文
    • 繁体
    • Englisn
  • Register
  • 海外同城-菲要趣 海外同城-菲要趣 关注:4 内容:18

    我说的菲律宾,你就是在这边上班三五年,你也看不到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菲要趣 > 海外同城-菲要趣 > 正文
    • 海外同城-菲要趣
    • ༺雇农 ༻

      远在吕宋岛的这座赌城,在中国搭建了一个巨大的地下网络世界,源源不断地滋养着一个又一个黑色产业——非法支付、洗钱业、色情业、个人信息倒卖、盗版影视业、垃圾短信。 万亿赌资滋养着这座城市,那条看不见的金流沿着南中国海的海底光缆流向这里。

      ༺雇农 ༻

      即使在中国公安部门连年高压打击下,这座赌城的触角还是深入了中国最偏远的小乡村。

      远在吕宋岛的这座赌城,在中国搭建了一个巨大的地下网络世界,源源不断地滋养着一个又一个黑色产业——非法支付、洗钱业、色情业、个人信息倒卖、盗版影视业、垃圾短信。

      拥有牌照的网络博彩公司创造性地设计出一套巧妙的经营结构,直接让大批小微博彩公司落地马尼拉,那就是商城铺面分销模式。

      在他眼中,QQ群里客户和自己猪圈中的猪崽子并没有差别。“让他赢,他就能赢,让他输,他马上就输”。

      如果你曾收到类似“新葡京”“太阳城”“威尼斯人”“百家乐”这样的骚扰短信,你可能想不到,它们的源头,都在遥远的菲律宾首都马尼拉。

      Reply
      ༺雇农 ༻

      三年来,随着当地网络博彩合法化,马尼拉迅速崛起为一座赌城。但鲜为人知的是,除了线上赌客与赌资,还有十万“菜农”支撑着这座赌城的运转。

      博彩谐音“菠菜”,从业者自嘲为“菜农”。即使在中国公安部门连年高压打击下,这座赌城的触角还是深入了中国最偏远的小乡村。

      20岁的李玉辉只是稍稍动了一下念头,马上就被这个磁场精确捕捉。2018年底,他从江西南昌附近一个小村庄里,被硬生生拖到马尼拉的盈城大厦,成了一名“菜农”。

      一个叫何姨的中年妇女最先在李家村宣传了马尼拉的美好,“包吃包住包机票,月收入2万左右,工作就是玩玩游戏”。这让李玉辉的姑姑最先动了心,把老同学何姨的微信推给了侄儿。

      细聊一番,在听到一位同村的例子之后,李玉辉心动了,交了一千中介费介绍面试,约定好面试成功再交一千。至于具体干什么,何姨提过一句,“和赌有点关系,但不是赌场”。

      2018年12月24日,李玉辉拉上发小李宇恒一起上了去马尼拉的飞机。何姨不仅赚了他们四千中介费,还从博彩公司赚到一万块人头费。

      其实中国警方一直在打击整治这种跨境网络赌博犯罪。据新华社报道,2017年4月18日,中国警方成功摧毁架设在菲律宾的“KONE娱乐”等四个赌博网站,在境内外共抓获涉案人员99人。

      Reply
      ༺雇农 ༻

      三天后,中国驻菲大使馆发布提醒称,前往菲律宾和在菲的中国公民应提高警惕,切勿从事非法网络博彩活动。网络博彩公司业务大都面向中国公民,涉嫌违反中国相关法律,从业人员有可能成为中国警方抓捕对象。

      但菲律宾依然是一块热土。2015年到2018年三年时间,菲律宾移民局给中国人发放了119814张有效期三个月的临时工作签证。此外,菲律宾劳工部给中国人发放了85496张有效期在一年到五年的长期工作许可。

      马尼拉的魔力在于,哪怕像李玉辉这样初中没毕业,过去就会在工地搬个砖,帮老父亲和和水泥的泥瓦匠,也能零培训轻松上岗。一整条分工极其细致、支撑极尽完备的产业链,让李玉辉在“菜农”这个岗位几乎实现了半自动化的工作。

      “别说是人,哪怕是猪也可以做。”回顾起来,李玉辉一脸不屑。不过,刚来那时,他很激动,站在宿舍浴室的镜子前自拍了一张照片,换成了自己的微信头像。

      博彩楼的各个出口都有保安荷枪实弹进行保卫,这些保安经过特殊训练,他们拥有超强的认脸能力,陌生人靠近就会立刻警惕


      Reply
      ༺雇农 ༻

      政策加持万亿赌资滋养的城市

      马尼拉的午夜一片漆黑,这里有着全亚洲最昂贵的电价,多数当地人习惯在十点前熄灯入睡。

      真正“占领”马尼拉夜晚的是一群中国人。午夜12点的钟声一敲响,漆黑的街头,好似打开阀门,数以万计的中国人“从天而降”,仿佛珠三角的某个工业园区,从大洋彼岸穿越而来。

      下了班的“菜农”们从博彩楼里鱼贯而出,等待大巴将他们送回宿舍。

      南方周末记者看到,尽管天气闷热,近三分之一的人仍戴着口罩。“种菜”是一个不能见天日的工作,这种单薄透气的蓝色无纺布完美地遮住了口鼻,模糊了他们的面孔,是“菜农”们的标志性装扮。

      博彩楼周边孵化出数以百计的KTV、火锅店、夜宵摊、奶茶店、烧烤店、中餐馆也会在此时开门营业。

      不过,这样的盛况,只是近年来才出现的。这跟博彩业的政策变化有关。

      这座菲律宾赌城,2002年前后显出雏形,大发集团、凤凰娱乐等巨头都是最早一批出现在马尼拉的博彩公司。

      但最初,它们以小作坊的形式栖身于公寓楼。“最开始,两三台笔记本就是一个博彩网站。”从业近十年的崔秀凤曾听业内的前辈们回忆过。

      Reply
      ༺雇农 ༻

      菲律宾政府并不禁博彩,2003年这里还出现了全亚洲最早提供合法网络博彩牌照的机构——第一卡加延。

      第一卡加延仅仅是一家博彩游戏服务企业,却拥有代表卡加延经济管理局为网络博彩公司发放牌照的权力。这些牌照并非免费,博彩公司需要缴纳一定的税费。

      到了2016年9月,Pacgor这个新机构正式宣布可以发布线上赌博牌照,并把没有Pagcor牌照的公司定义为非法公司,该机构有权吊销其营业资格。

      2017年2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签署第13号总统行政法令,规定Pacgor为菲律宾合法发放网络博彩牌照的机构。这是一家接受总统办公室直接领导的博彩管理机构,网络博彩公司每年要向它缴纳5%的监管税。

      此后,杜特尔特更是推动国会以立法的形式承认了菲律宾网络博彩的合法性,博彩公司彻底洗白走出灰色地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合法地位。

      菲律宾博彩业的税收开始年年攀升。2015年网络博彩公司还没有纳入Pacgor的管辖范围,它的监管费只有112.9亿比索,2018年税收就达到了356.2亿比索(约合46亿元人民币)。

      但菲律宾法律禁止菲律宾人在网上赌博,博彩公司不能在菲律宾境内招徕赌客。

      Reply
      ༺雇农 ༻

      远在吕宋岛的这座赌城,在中国搭建了一个巨大的地下网络世界,源源不断地滋养着一个又一个黑色产业——非法支付、洗钱业、色情业、个人信息倒卖、盗版影视业、垃圾短信。 万亿赌资滋养着这座城市,那条看不见的金流沿着南中国海的海底光缆流向这里。

      包网公司在阿拉亚大街上竖立的广告牌。

      包网公司在阿拉亚大街上竖立的广告牌。

      像开商场一样开博彩公司

      2016年,大批网络博彩公司出现在马尼拉阿拉亚大道上的写字楼里。他们在租金上从不吝啬,一个5个工位的办公室如今炒到了65000比索(约合8400元人民币)一个月。

      这些公司甚至连阿拉亚大道上的广告牌也一并承包下来。除了部分快餐广告,博彩公司的广告牌几乎随处可见。与周边环境极不协调的是,这些印着博彩公司名字的广告牌都是中文。

      Reply
      ༺雇农 ༻

      这条穿越马卡蒂中央商务区心脏的阿拉亚大道,集中了菲律宾实力最雄厚的财团、银行和大公司,被称为菲律宾的“华尔街”。

      Pacgor目前已经只发放了57块牌照,但菲律宾的网络博彩公司远远超过了57家。玄机在于,拥有牌照的网络博彩公司创造性地设计出一套巧妙的经营结构,直接让大批小微博彩公司落地马尼拉。

      以当地知名的东方集团为例,其以总公司的名义租赁下整个珍珠大厦作为办公楼,然后再将里面的工位分销给小微博彩公司。他们可以享受东方集团的牌照保护。 整个珍珠大厦就是一个大商场,所有的办公室都是用来租赁的铺面。任何一个老板只要有钱就可以从这个商场里面租到一个铺面。东方集团会对整个商场进行规划,棋牌、真人视讯、体育博彩、专门做支付的商店,一应俱全。

      Reply
      ༺雇农 ༻

      进入商城也有门槛,双方会协定每月要完成多少盈利,给集团带来多少分成。但东方集团不参与小公司的具体业务。

      类似东方集团的模式,正是当下马尼拉博彩行业的主流模式。博彩行业经常会用到一个词叫做“挂靠”,或者询问对方是“哪家的台子”,意思都是问租了谁家的场地和牌照。

      与东方集团类似的大型租赁商还有盈城集团,他们以BGC水城附近的盈城大厦为据点。

      这种创新模式导致了博彩公司的规模迅速膨胀。它们成为阿拉亚大道上最重要的客户,扩张速度超过了任何一个行业。

      高力国际(菲律宾)在其2018年第三季度关于马尼拉大都会房地产行业的报告中透露,离岸博彩公司在2018年前三个季度的交易中占据了280,000平方米,占该期间马尼拉大都市所有办公物业交易的25%。高力国际是一家全球商业地产服务公司。

      随着博彩业规模化,进入门槛不断提高,办公楼、宿舍楼的成本逐渐高企,部分博彩公司也在柬埔寨、泰国、越南寻找成本更低的地方。但这些国家网络博彩业没有得到法律认可,政策风险太高,发展规模远小于菲律宾。

      Reply
      ༺雇农 ༻

      龙头老大发家史

      不过也有几乎不对外租赁牌照的。比如凤凰娱乐和IVI是行业内金字塔尖上的公司,为了维护自身品牌,他们与旗下分公司是直接管理的关系,分公司采用股份制。

      作为菲律宾老牌的在线博彩公司,凤凰娱乐一直被视为行业龙头老大。这家公司自称创办于2003年。

      “至臻于勤、始善于诚”是安博资本广告牌上的广告语,它刻意没有使用那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凤凰娱乐。

      与阿拉亚大道上其他公司不同,神秘是网络博彩公司的底色。众多博彩公司在工商登记中,股东都是地道的菲律宾名字,但实际控制人几乎都是中国人。

      几乎每家公司都有数个马甲,办公地点也会刻意分散。比如凤凰娱乐的项目组几乎遍布了阿拉亚大道的所有博彩楼,只有员工才知道自己隶属于凤凰。

      2017年底,梁运城刚入职凤凰娱乐时,没有办理工资卡,需要本人去总部领工资。楼道里贴着现金工资发放的名单,每家公司都没有名字,而是用类似8A、6D这样的代码表示,他粗略数了一下,一共有上百家公司。

      他所在的棋牌公司,由总公司统一招聘员工,接受总公司的直接管理,甚至项目组组长也是由总公司指派。不过,棋牌公司也有自己的老板,他有公司的部分股权,也会参与对整个公司的管理。

      梁运城很少见到自己的老板,有时候看到他也是独自坐在办公室,“那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块巨大的屏幕,上面有公司各个角落的监控画面。老板就坐办公桌前,眼睛紧紧盯着屏幕”。

      工作几个月之后,梁运城才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听说了凤凰的发家史。


      Reply
      ༺雇农 ༻

      那一天,一位四十多岁的小股东背了整整一行李袋现金来办公室发奖金,他面露微笑说,“我知道你们最期待的就是看到我。”接着,他拿出了厚厚一沓人民币递给了组长,梁运城目测至少有十万,剩下的人也都领到了近两万的现金。

      这位平时沉默寡言的小老板,那天显得十分兴奋,破例和员工们拉起了家常。他宽慰地说道,“你们来了这里就不用考虑安全问题,公司每年打点关系至少要花六个亿”。

      接着他用浓重的福建口音分享起凤凰的发家史,“凤凰以前也是一家小公司,规模小而且很难做,能够有今天的规模,是做了一件没人敢做的事情”。

      他回忆,刚刚开始在菲律宾做网上赌城的时候,几乎都是“黑台子”,玩家在平台赢了也拿不回来钱。每笔奖金的提款都需要通过审核,客服常常以各种理由不提款甚至失联。

      凤凰开了一个先河,“不用审核玩家就可以直接从平台提现奖金”。

      凤凰逐渐在玩家中积累了口碑,规模也越来越大。2012年的时候,凤凰娱乐已经累积了近10万客户。如今,凤凰娱乐仅旗下的*网站一号站累计用户已经高达801928人。

      一年一度的年会,是员工唯一能够一窥公司全貌的机会。2018年凤凰年会参会者有1500人,2017年据说是2000人,地点是帕赛市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2018年2月17日这一天,昔日的机床工人梁运城打扮成上流社会的公子哥,穿上缎面镶边的晚礼服。姑娘们也纷纷穿上拖尾长裙,浓妆艳抹。

      Reply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Return to TOP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