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平台大量邀请,集团,公司,商家,个人,小记者,强势入驻,菲要趣只做优质的自媒体⭐️
    • 中文
    • 繁体
    • Englisn
  • Register
  • 海外同城-菲要趣 海外同城-菲要趣 关注:4 内容:18

    三合大神来菲律宾以后,酒后聊起了他的过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菲要趣 > 海外同城-菲要趣 > 正文
    • 海外同城-菲要趣
    • ༺雇农 ༻

      去年的这个时候慕名去三和呆了一个月左右,那段日子现在看来实在是感慨万千,最后自己还是走出来了,现在坐在大洋彼岸的公寓里和大家聊起自己的往事,真是恍如隔世。我是90后,大专毕业后就一直在家蹲着,不是说自己眼高手低,是真的感觉这个社会和自己格格不入,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有忧郁症,物欲横流的社会和自己的赚钱能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三合大神来菲律宾以后,酒后聊起了他的过往

      ༺雇农 ༻

      可是来到三和以后 看到这些人,又觉得自己比他们幸运很多 我不知道是发生了一些什么,把他们逼到了这个境地,我也不想这样,或许他们也不是被逼的,只是突然自己走不出去了。

      我去年去三和的时候 是和我表哥一起去的,当时也是夏天,很热,大街上都散发出一种臭味, 说不出是食物腐烂的气味还是随地大小便的味道, 我真的没办法想想这些人在这边是怎么忍受下去的,当时就萌生退意。可奇怪的是,当我才在这边三四天,就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了,每天就是网吧,旅馆,自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世界,自以为这样就可以暂别那烦恼的人生。

      Reply
      ༺雇农 ༻

      一瓶挂壁水 一台电脑 就是一个日夜

      我这辈子从没接触过优秀高级的人,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人们口中的阶级,长到二十多岁,小学的玩伴要么进了厂要么早早结了婚,初中时有钱人家的同学,都让家里谋着做了个生意或者去当兵,大专时候也认识一些努力读书想要改变命运去专升本的同窗,可现在他们要么在链家卖着房子,要么看似光鲜亮丽的在写字楼的某一角打杂,想在广州这样的城市安家落户,无异于痴人说梦。去三和,是一种逃避,也是一种无奈。

      我在广州的时候也认识一些北方的朋友,他们自己在广州飘了几年 ,越飘越不知道未来在哪 我说 ,我个广东本地人,都觉得自己在广东无法生存下去了, 何况是你?广东在外省人心目中是很有钱的,可是对于广东的底层阶级来说,贫富差距也压得他们喘不过气。

      到了三和以后发现,这些在三和的老哥的人生都和我很相似。

      Reply
      ༺雇农 ༻

      我刚来第一天就认识了一个湖南的老哥,暂且叫他老宋吧。

      老宋看上去像是80后,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多大,他说小时候就不爱读书,后来在东莞进了厂,厂里的生活很枯燥,可他一干就干了三年。

      他说四五千的工资,很满足了,出来这几年,和哥哥一起努力,给老家农村建了新房,原以为新房有了,该谈个对象了,奈何青梅竹马的妹子家里死活要五万彩礼,当时建房子还欠债呢,哪里拿钱出来,就又继续出来打工。

      我当时一听,五万不多啊,应该随随便便就拿出来(对于广东人来说,五万彩礼真的是毛毛雨,我不知道他们湘西那边的经济情况)

      老宋当时就说,五万块,他老爸和老妈努力劳作一整年,二老都赚不到那么多,还是继续出来干。 可是好景不长,连这么一个吃苦费力的厂狗,他都当得不顺利,没多久工厂裁员就给裁了。他对象想让他回老家一起谋生,可是他没钱又接不了婚,就只好在外飘着,飘着飘着,最后连对象也没了。最后老宋辗转来到了三和,靠着日结过着日子。

      老宋是个老实人,我刚来的时候,放在桌上的烟,别的老油条一上来就拿着抽走了,而老宋从来不占别人的小便宜,他曾经也是个相信努力就能改变命运的人,至于现在为什么瘫痪在三和,我也找不到答案。

      Reply
      ༺雇农 ༻

      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们,穿梭于写字楼与高级公寓的人们,可能永远想不到在深圳的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像三和大神一样的这么一群人正在苟延残喘着。

      自从我走了以后 ,我也有试着和以前在三和认识的老哥们沟通,可以出去看看,在外面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说不定你还能收获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可是收效甚微,更有甚者,我一离开了那个圈子,他们就把我当敌人看待,明明以前还是朝夕相伴一起瘫痪在网吧的“好兄弟”,真的很可怕,我觉得以后像这样自我封闭的人只会越来越多,真的让人感到无助.

      之所以今天有感而发说这么多,是因为今天和老宋联系,他终于离开了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总算没有成为一个废人,又继续出来工作了,这真的让我很开心 任何事情都还是有希望的,就像我自己,不也远渡重洋出来打工了么?

      Reply
      ༺雇农 ༻

      老宋和我说,去年下半年的时候 日本记者探访三和,做了一个中国三和大神的纪录片(这部纪录片可能很多知友也看过), 在日本引起了轰动,日本的宅男们没想到中国的年轻男人居然是以这种姿态“宅”着,很是震惊。因此也引起了一定的社会关注度,所以得到了相关整治,很多人都离开了三和。

      我老家是阳江的,那边有个海陵岛,在广东省内还是有点名气,其实不怕同乡人骂我,我觉得我们那个地方的人,就挺固步自封的,总觉得省城也不怎么样,出了广东,别的地方就更加差了,还是呆在家里好,我爸爸妈妈就是在阳江呆了一辈子的那种人。

      其实当今有很多像这样的年轻人,大家拼了命的想离开故乡,最后却不得不满身伤痕的回来。在阳江,如果你做个公务人员,一个月三千块钱工资还是有的,但是也得考上才行,就这种小地方的公务员也不是那么好考的。除了吃国家饭,那就是房地产行业薪资高一点了,海陵岛有一个恒大海上夏威夷,我姐夫在里面做销售,一年做的好,可以挣个十万八万的,也算是高收入人群了,在亲戚里面的后生中也算有面子的,毕竟五百强房地产公司的正式员工,也不是随便就能进的,我之前面试富力地产就被刷了。

      Reply
      ༺雇农 ༻

      好的单位咱进不去,那怎么办?只好捞偏门,在阳江这种小地方,人们的消遣也不多,一个下午茶,就能喝一天。明明没有什么收入手段,但是风气却不太好,赌博的人很多。

      大概是2016年的时候吧,我才真正接触到网赌,是通过我表哥,我表哥其实一直为人很正直,关系不错,记得在是我刚刚毕业那会,他偷偷告诉我,他在网上(一个QQ群)里认识了一个大佬,这个大佬带着群里的人在网上投注(他们的话叫做计划),我也曾看他玩过几局,确实投注个一百来块,能回个二三百,那时候我们都刚毕业,没什么钱,多的也玩不起。我们以前都是完全的非投机主义的人,别说网络赌博,就连在线下买个刮刮乐我都没有兴趣。所以当时也没太在意表哥当时已经萌芽的赌博的种子。只时后来听他说过一句话,印象挺深,就是这个网络赌博曾不止一次地给他救过急,是他走投无路的一棵稻草,这或许也是他以后真正陷进去的原因。

      表哥自从接触赌博以后(他发展到后来是网赌实体双管齐下),他的价值观已经完全崩塌了,打工的三四千块钱,也完全都看不上,明明是个20多岁的小伙子,说起话来就像三四十岁的老油条一样,动不动就是修车啊,梭哈啊之类的,甚至是以赌为生。 不过他运气不错,整个2016年他总归赢多输少,手头也就不再紧张了,大概是尝到了甜头,投注也越来越大,从刚开始的几百到后来的几千。

      Reply
      ༺雇农 ༻

      我其实本来对这个也不太感冒,所以刚开始只是看他玩(不是不心动,是我手里还有点余粮,还不至于去靠赌博来糊口)。时间一天天过去,口袋里的钱也大概花的差不多了,渐渐的我也动摇了,于是就让表哥带着我们从小的开始玩,果不其然,轻轻松松二十分钟时间,拿二百块钱本钱赚了八百块,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来说,800块也能潇洒上一个星期了。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人性的贪婪,让赌徒都有一种心里:赢了还想赢,输了想翻本。

      Reply
      ༺雇农 ༻

      终于有一天,运气不佳,投的每一注都是石沉大海,完全没有转好的迹象,输红了眼的我们乱了阵脚,于是便步入了小型网贷的歧途,那段时间疯狂的申请信用卡,和网贷,套出来的钱继续想着怎么翻本,现在想想就有点后怕(去三和瘫痪的时候,用的钱,都是小贷里撸出来的,那时候完全没想过工作,只想靠小贷发工资和靠狗庄发工资)。这真的是一条不归路,我表哥现在的惨状我已经没有勇气提及,一个家庭已经毁了,还好我悬崖勒马,最终还是决定靠工作来挽回曾经的损失,可是那些曾经的“赌友”们,真的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我也不想继续和他们有瓜葛,只希望自己是真的能够回头。

      Reply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Login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